马会特供资料站_www.ok2444.com_626969澳门资料大全_111图库彩图118开奖_846622.com_香港正版挂牌资料大全_6006789.com_2020澳门必中三肖三码_澳门六下彩精准王中王_澳门49码手机版
澳门六下彩精准王中王

世纪浪人:AI头部企业依图科技持续巨亏拟赴港上市融资补血

时间:2021-09-12 22:1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前言】自2020年开始,AI四小龙商汤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旷世科技就密集筹划冲刺科创板。截止目前,仅云从科技于2021年7月20日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48次审议会议上顺利通过审核,依图科技被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终止审核。 在人工智能这条

  【前言】自2020年开始,AI四小龙商汤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旷世科技就密集筹划冲刺科创板。截止目前,仅云从科技于2021年7月20日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48次审议会议上顺利通过审核,依图科技被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终止审核。

  在人工智能这条尖端高科技赛道上,“AI四小龙”于2014年聚齐。当时,由于它们的发力点都是计算机视觉领域,因此也被称为“CV四小龙”。计算机视觉集中在安防、金融、医疗等场景的应用前景,被视为最具商业价值的领域。由于入局较早、技术实力较强,它们成为这轮投资热潮中的明星企业。

  在近几年的投资潮后,人工智能领域迎来了独角兽公司的上市热浪,热捧的资本,为独角兽们上市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与此同时出现的现象,却是这些AI领头羊们“上市难”的魔咒。商汤科技从几年之前,就时不时传出计划上市的消息,但至今为止,它也仍然没有披露明确的上市时间表。早在2019年8月,旷视科技就在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但几经波折,一直上市未果,最终不得不撤出赴港上市申请。目前唯一通过上交所上市委审核的仅云从科技一家企业,并且是在巨亏下“滴血”上市的。

  AI四小龙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们集体谋求上市的背后,和人工智能创投热潮的起落息息相关。根据行业公认的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业界人士认为,人工智能行业已经经历了五六年的早期爆发期,现在则正处在“死亡之谷”的泡沫期,“淘汰出局”将是所有不能带来真实商业价值的公司的最终结局。投资人也不希望他们的投资有朝一日打了水漂。所以,上市募资成了它们活下去并继续发展的必须选择。

  事实上,去年以来,“AI四小龙”就已相继传出IPO消息,云从科技、云天励飞、云知声、旷视科技等Al企业都向科创板提交了上市申请。但是,除了依图科技之外,此前云知声和禾赛科技也宣布终止IPO。而近期,AI巨头们又开始重启IPO,商汤科技也被传最快于本月底在香港IPO。

  依图科技全称:上海依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由朱珑、林晨曦共同创立。依图科技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领域包括:智能安防、依图医疗、智慧金融、智慧城市、智能硬件等。

  2017年7月,依图科技在由美国国家标准技术局(NIST)主办的全球人脸识别测试(FRVT)中夺得第一,成绩在千万分之一误报下达到识别准确率95.5%,是当时全球工业界在此项指标下的最好水平。根据2018年6月的官方报告,依图已将这一指标提升到了接近极限的水平,即在千万分之一误报下的识别准确率已经接近 99%。

  2018年6月依图科技完成由高成资本、工银国际、浦银国际的2亿美元C+轮融资。2018年7月16日,依图科技完成兴业国信资管1亿美元融资。2019年10月21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依图科技排名第138位。2019年11月13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知识产权竞争力百强榜》,依图科技排名第20位。

  2020年8月4日,《苏州高新区·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发布,依图科技排名第169位。

  依图科技在其官网上介绍:依图从事人工智能创新型研究,致力于将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与行业应用相结合,建设更加安全、健康、便利的世界。

  依图带着国际视野组建代表世界水平的研发团队,用坚实的技术力量推进产业发展。

  我们不是为了把大公司或者实验室的技术拿来快速套利,我们参与人工智能领域的基础性科学研究,致力于全面解决机器看、听、理解的根本问题,相信能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理解、语音识别、知识推理、机器人等技术领域作出突破性贡献。

  依图科技创始人朱珑博士被评为2018年硬科技行业风云人物(来源:镁客网)

  朱珑博士2008年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博士,师从计算机视觉奠基人Alan Yuille教授(IEEE 院士,师承物理大师霍金),学习如何理解刻画世界;2008年至2010年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担任博士后研究员,同计算摄影学奠基人Bill Freeman教授(IEEE 院士)工作;2010年至2012年在纽约大学(NYU)Courant数学研究所担任研究员,在神经网络奠基人、深度学习鼻祖Yann LeCun教授(美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室期间,带领NYU团队获得国际计算机视觉算法竞赛冠军。

  朱珑博士曾在世界顶级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刊物PAMI、IJCV、NIPS、AISTATS、CVPR等发表数十篇论文。

  联合创始人林晨曦,前阿里云资深专家、技术总监。 2008年至2012年期间,组建并带领百人以上优秀工程师团队,搭建了国内最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飞天分布式云计算操作系统。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信息检索以及分布式系统方向的研究工作。 2002年作为上海交通大学代表队队长参加ACM-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并夺冠,这是亚洲队伍获得的第一个ACM-ICPC世界冠军。

  2020年11月4日上交所受理了依图科技的IPO申请,并于2020年12月1日进入问询阶段。值得一提的是,在依图科技IPO的过程中,曾两度中止。2021年3月11日,依图科技及国泰君安主动要求中止审核,或与红筹架构有关,彼时上交所中止其发行审核,3个月后恢复审核;6月11日依图科技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IPO再度中止。

  依图科技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和云从科技并称为中国计算机视觉技术“四小龙”,据悉上述4家企业都已开始进行上市准备。而此次依图科技匆匆离场后,“AI四小龙”中仅剩下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仍在竞速IPO。

  6月30日,依图科技和国泰君安分别向上交所提交了《依图科技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依图科技司发[2021]3号)和《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依图科技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国泰君安司发〔2021〕738号),申请撤回申请文件。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对依图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依图科技分别实现营收6871.9万元、3.04亿元、7.167亿元;营业亏损分别为11.68亿元、11.66亿元、36.43亿元。此外,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实现营收3.8亿元,营业亏损13亿元。

  2017年以来累计亏损高达72亿元!对此,依图科技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优先股以公允价值计量导致的账面亏损,以及公司正处于创业期,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研究创新及市场开拓。其中优先股的影响在上市后转换为普通股后便会消除。”

  2017年、2018年、2019年,依图科技毛利率分别为57.39%、54.55%、63.89%,而同行业平均毛利率分别为86.44%、85.31%和73.45%,依图科技毛利率持续大幅低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虽2020年1-6月依图科技毛利率略高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但其相较于虹软科技、寒武纪等仍存在较大差距。

  根据沙利文咨询的统计预测,2019年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1,917亿美元,预计2024年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6,157.2亿美元,2016年至2024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3.98%,市场规模保持高速增长。

  根据沙利文咨询的统计预测,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372.4亿元人民币,预计2024年将达到7,993.9亿元人民币,2016年至2024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48.97%,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从资金实力及研发投入来看,依图科技较国内外巨头尚存较大差距。人工智能算力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的市场竞争激烈,产品创新及迭代速度快,为了引领行业发展方向,及时满足客户需求,人工智能芯片及算法公司需持续投入产品研发进行创新。近年来,Google、NVIDIA等国际巨头高度重视并纷纷布局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研发费用投入远高于依图科技投入。依图科技处于发展阶段,融资渠道相对单一,与国际巨头企业相比,资金实力及研发投资存在较大差距。

  从业务规模来看,依图科技业务规模相对较小。依图科技成立时间与Google、NVIDIA等国际巨头及华为、海康威视等国内行业巨头相比较短。截至目前,依图科技销售网络尚未完全展开,人工智能算力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对应的行业场景较多,部分场景属于创新技术带来的新拓展领域。相比之下,Google、NVIDIA等国际巨头及华为、海康威视等国内行业巨头均具有成熟的销售网络,产品销售规模,市场知名度均优于依图科技。

  通过数据综合比对分析,无论从资金实力及研发投入,还是从业务规模来看,依图科技与国内外行业巨头仍存在较大差距。

  企查查显示,该公司2012年9月至今共经历了10轮融资,其中,2018年两次融资达到3亿美元,2020年的两次融资中,3月完成的融资金额为3000万美元,6月的融资金额未披露。累计融资额度25.67亿元,此后的一年多,依图科技没有任何融资记录,因此上市是其当下最重要的“补血”渠道。

  截至目前,依图科技共获10轮融资,共获金额超三亿美元,资方除了真格基金、高榕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外,还有云锋基金、高瓴资本、高成资本、工银国际和浦银国际等知名机构。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图经营活动现金流合计净流出26亿元,而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近43亿元。这意味着,依图科技近年来的发展基本依靠外部融资支持,自身无法自我“造血”,其最近一轮公开融资是去年6月,新增红杉、高瓴等资本注资。

  上市失败的依图科技开始收缩业务。8月10日消息,据36氪报道,依图科技已将其医疗业务出售给同业公司深睿医疗,具体金额未透露。此举或显示出,冲击上市失败的依图正面临紧张的现金流压力。

  据了解,依图科技的主要业务分为智能公共服务和智能商业两大类,医疗健康则属于智能公共服务业务,也是其近两年重点发力的业务。不过,依图在医疗业务的收入规模还比较小。据招股书数据,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在医疗健康领域分别实现营收约10万元、560万元和563万元。

  亟需补血的依图科技最终走上了卖资产求生存的路,从持续扩张开始转向业务收缩,这无异于是依图的至暗时刻。在未有新的融资进入的情况下,摆在依图科技的恐怕依然是艰难的现实。

  长期烧钱,持续巨亏,已经让公司不堪重负,投资者也苦不堪言,想解脱目前困境,上市募集资金补血,维持公司正常运营,提升毛利率和净利润水平是当前之必须和首要任务。

  “钱荒”的资本寒冬,AI公司们过高的估值,已经成了很多AI创业公司的掣肘。

  日前有消息称,“AI四小龙”之一的依图科技正在考虑赴港上市,拟寻求40亿美元估值,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递交申请。而在今年3月,依图科技主动申请中止科创板IPO审核,6月30日,上交所对依图科技IPO审核状态已变更为“终止”。

  依图科技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和基础设施供应商。据统计,公司成立至今,共经历了10轮融资。据《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依图科技估值已经达到140亿元。从财务数据来看,依图科技仍未实现盈利。

  事实上,去年以来,“AI四小龙”就已相继传出IPO消息,云从科技、云天励飞、云知声、旷视科技等Al企业都向科创板提交了上市申请。但是,除了依图科技之外,此前云知声和禾赛科技也宣布终止IPO。而近期,AI巨头们又开始重启IPO,商汤科技也被传最快于本月底在香港IPO。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融资周期来看,国内这批头部人工智能企业已经到了必须上市的阶段;而从财务数据来看,他们也需要通过二级市场募资来支撑企业未来的发展,但估值如此之高则不免有些争议。

  从财务数据的角度来看,招股书显示,依图科技在2017-2019年分别实现营收6871.9万元、3.04亿元和7.167亿元,但营业亏损也分别达到了11.68亿元、11.66亿元和36.43亿元。但依图科技的亏损只是整个AI行业亏损的缩影。2020年底,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安晖曾表示,全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仍处亏损状态,AI产业链中90%以上的企业也处在亏损阶段。除了依图科技,其他已披露招股书的AI企业亦陷入亏损:第四范式三年半亏损超30亿元;云从科技三年半亏损近30亿元;旷视科技近四年亏损超130亿元。

  创投圈对人工智能倾注的热情,本质上是“赌未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主要是看有多少用户、多少流量,还是流量经济的范畴。但互联网的流量趋近于天花板,它在创新方面的想象力也越来越少了。当互联网的连接作用发展到一定程度,数据成为核心因素,那么下一个新的时代,数据驱动以及智能化处理将成为新的标签。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一旦在不同行业内得到广泛应用,将为不同商业场景下的工作效率带来大幅度提升,并改变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后,没有人会愿意错过这样一个巨大的机遇。

  从现实情况来看,AI企业要想活下去,需要看公司自身的“造血”能力。不仅要融资,更要解决净利润和现金流问题。要穿越长期亏损这个“死亡之谷”,必须实现自我造血功能。而AI技术落地难、商业化周期长的问题,也日渐凸显出来。

  根据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安晖此前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中国AI产业链中90%以上的企业也处在亏损阶段。

  “AI四小龙”基本都经过了多轮融资:云从科技融资11轮,融资金额已超过35亿元;旷视科技经过了7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4亿元;商汤科技与依图科技类似,经历了10轮融资,融资金额超36亿元。

  被“输血”的“AI四小龙”,除业绩未披露的商汤科技外,可以直观看到,“造血”都不容易。

  此轮AI企业相继启动上市计划,与背后的资本推动有莫大关系。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从融资周期来看,国内这批头部人工智能企业已经到了必须上市的阶段,因为VC基金周期一般不超过八年;此外,从财务数据来看,这些企业估值已经很高,加上持续亏损,确实需要通过二级市场募资来支撑未来的业务和研发。

  虽然说研发技术是高科技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但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而没有转化为收益产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未必“买单”。“AI芯片第一股”的寒武纪近期也发布了其2021年半年报,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38亿元,同比增长58.1%;归母净利润-3.92亿元,同比增长-94%;扣非归母净利润-5.15亿元,同比增长-75.94%。

  可惜的是,从2020年7月22日登陆科创板以来,寒武纪的股价在上市首日大涨之后,便呈现出“跌跌不休”的势头,截至目前,公司市值较上市时已蒸发一半。寒武纪的市值腰斩、股价缩水,与其业绩不佳有着密切的联系。寒武纪最初的辉煌也是因为和华为的合作,自从华为与之解约后,业绩明显下滑,始终没有大的改观。

  那么,此次依图科技在终止科创板上市后决定“再战港股”,可能的原因是什么呢?

  去年年底以来,科创板的上市条件逐渐收紧,比如,对于财务造假的追责非常严格。相应的,成功过会的企业明显减少。

  对于依图科技的不利因素在于,其常年亏损的财务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获批的可能性不算大。

  笔者认为,高估值对于依图科技来说是双刃剑,好的一面在于,对其上市通过和上市之后的资本流入可以起到铺垫作用,但同时,高估值下,拿到新的融资的难度也在提升。

  根据企查查最新信息披露,依图科技已经一年多没有新的融资记录。想要获得更多研发资金和周转资金,这家公司也需要通过二级市场募资。

  据某融媒体报道:8月27日最新消息,依图科技宣布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

  有专注AI投资的投资人指出,这样的情况不排除会出现在日后准备上市的这些AI企业中,因为对于大部分在一级市场上保持过高估值的企业来说,真实信息披露以后,二级市场会用脚投票,若市值过高,泡沫则会被刺破。

  随着近两年IPO的热潮兴起,人工智能独角兽们也面临上市的最佳窗口期。但对它们而言,寻找更佳的商业化场景、推动技术落地,则是更加重要的问题。一旦寻求上市,市场对它们自我造血能力的拷问,也将更加严厉。

  也就是说,在现在这个AI产业落地的深水区,谁能最先实现价值闭环、产业落地,谁就将有生存下去的权利,而市场留给它们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两年。

  最新消息:8月27日,商汤科技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中金公司、海通国际、汇丰银行担任联席保荐人。根据此前融资估值,商汤科技或将成为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最大的IPO。

  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能否成功,并不是依靠几个项目落地就能实现。但离开了资本的聚光灯,挤出泡沫,反而是AI技术脱离神话、真正落地的开始。

  对于依图科技而言,未来也许是美好的,但前途必将是坎坷的,我们衷心希望依图能借道强劲的资本东风,顺利登陆港股,在其编制的宏伟蓝图中写书AI企业的奇迹!

  (本文数据来自Wind资讯、新浪科技、沙利文咨询、胡润、上交所官网、IDC、企查查等)



Power by DedeCms